广新网 > 生活 > 文化 > 浏览文章

小兔老师新作:半城烟雨半城殇,主角:苏亦白 姬子越

2018/9/29 15:26:20 来源:互联网 作者:洗洁净 
0

半城烟雨半城殇在线阅读

简介:最近很多人在问小兔老师有哪些作品,那这段时间小兔老师出了本新书《半城烟雨半城殇》,半城烟雨半城殇主要写的是太子苏亦白被姬子越所掳,最后发现姬子越都是在保护自己。

     

  “太子,再不走就来不及了!”帝都,城内。原本喧闹喜庆的皇宫就在一炷香前变得混乱不堪,苏亦白左肩中了一箭他却浑然不觉痛楚。

  那蹒跚的脚步踉跄的跌到在一面倒下的南疆旗帜下。

  “太子,那西周的太子殿下姬子越已经率领三千精兵而来了,他们的目标是你,你快走吧。我南疆已亡,可是只要太子还在,国就不会亡,太子,走!”又一大臣泪眼婆娑的朝着他大喊着。

  苏亦白握着旗帜的手都在颤抖,这面旗原本就是红的,如今却更是鲜红的可怕。泪一滴又一滴的滴落在旗帜上,他咬着下唇,心如刀割。

  “不会的……”

  “太子,那姬子越小儿已到了城下。敌军军中早已有要生擒太子的传言。太子若是被擒,后果不堪设想,太子,求你,快走。只要你还在,南疆……”

  大臣的话还没说话,突然被一支利箭穿胸而过,苏亦白慌张的看着他。

  “右相!右相!”

  “太子……南疆,南疆等着太子复……复……”

  “右相!”

  苏亦白紧紧抱住右相,唇被他咬破,那深黑的眼眸里早已布满了血丝。他看着城下那许久不见的男人,早已不是单单一个恨字能够形容。

  “姬子越!”

  苏亦白握紧拳头站在城门上,冷风吹过他布满血迹的长袍,那瘦弱的身影仿佛下一刻就会彻底倒下一般。

  那双冷眸布满了血丝,直直逼迫着城下兵马上的男人。

  姬子越,这就是你让我等你三年,等来的结果是吗!

  毁我之国,踏我之情。

  “好一个姬子越,是我苏亦白瞎了眼!”会爱上你这种人,苏亦白痛苦的大声叫喊着,然而,现在所有的一切都已经迟了。

  亦白……

  姬子越眉心一紧,目光直直注视着他。

  苏亦白痛苦的大叫着,城内,山河破碎早已是血流成河,城门被迫除了他再无生还者。

  “发现南疆太子了!”

  姬子越身后的人兴奋的叫道,手中的弓箭全部拉开了。

  “谁敢!”

  姬子越厉声叫道,目光扫过蠢蠢欲动的众人,冷声道:“只可生擒!”

  苏亦白看着他笑容越发的悲痛。

  生擒……

  他从未想过这个词会有一天用在他身上,还是被曾爱过的他说出来。

  国,已亡。他兵临城下,他等了三年,竟不想等来的却是他兵临城下。

  真可笑,多可笑。

  偏偏,当初还是他把边境的防御图亲手交出去的。

  “没想到,我们会在种情况下相见。”

  苏亦白只能努力昂首起头,不让自己的眼泪流下来。哪怕带着他南疆的最后一丝尊严也好,他不会向仍何人低头。

  周围西周国的人已经将南疆国彻底占领,到处一片废墟。他们欢呼着登上南疆国最神圣的祭台,而南疆国的人却是家破人亡。

  这一切,都是姬子越。

  姬子越神情冷漠直接忽略苏亦白,直径吩咐下人,“将南疆太子带到军营,派人看守好。”

  “放开我,姬子越,就算死,我也不会做你的阶下囚。是我愧对南疆子民,那就用我这条贱命来谢罪吧。”

  苏亦白凄凉的笑着,猛地抽过那要看押他的士兵的佩刀架在了脖颈上。

  姬子越瞳孔一阵震动,就在他刀要挥下那一刻,直接用手接住了锋利的刀刃。鲜艳的血顺着那刀刃滑落下来,姬子越黑眸更是冰冷的可怕,“捆上,带走!”

  直到姬子越离开,苏亦白才反应过来,手上还残留着他带着温度的血。

  刚刚他是在救他吗?

  呵,怎么可能,他救的不过是他自己。

  毕竟西周王要的是生擒他,他若是死了他不就违抗圣命了,所以他不要他死,不是因为他们之间还有的那点情分,而是为了他的荣华富贵。

  “这亡国太子的姿色真不错,来这这么久了,那些女人一个都不让动。老子憋了好久了,今天说什么也要放松一下。”

  “这怕不好吧,太子下过令不得私动任何一个人。”

  “呵,一个太子扔在这的亡国奴阶下囚,谁会在意?只要他还活着,太子能交差就行了,至于其他的,没人会在意。”

  苏亦白一醒来就发现自己被五花大绑在军营中,而,面前的两个士卒还在说着粗俗无比的话。

  亡国奴、阶下囚。

  这两个词语比刀刃还要锋利的刺在他心上。

  “滚,不要碰我!”

  “哈哈,这次真的赚大了。”男人脸上的横肉随着他的笑在颤抖,看在苏亦白眼中觉得分外恶心。

  苏亦白望着门口,明知道不可能却还是希望那个人能来。

  他宁可死,也不愿遭受这样的折磨。

  姬子越,这就是你要生擒的目的吗?

  苏亦白绝望的闭上了眼,恶心,痛苦,他握紧手,大不了同归于尽……

  突然,门被踹开了。

  “你们这是在干什么!”

  手下从来没有见过太子如此生气的时候,那个手还在苏亦白身上的男人连忙起身。

  他的身份也不小,因此颇不屑地说道:“太子陛下,这亡国奴别说养尊处优惯了倒也是细皮嫩肉,滋味就是不错。”

  姬子越看着衣衫不整的苏亦白,落在那士卒身上的眼神越来森寒。

  “我的命令是什么?”

  “我看你们是长本事了,在军营中做这种龌龊事!”姬子越冷漠的抽出佩剑,一剑挥下,顿时牢房里惨叫声响了起来。

  姬子越没再看这人一眼,朝着苏亦白走去将自己的外袍盖在他身上。

  苏亦白咬紧牙,脸上还带着一些泪痕,他恨恨的撇开脸道:“我不需要你的虚情假意。”

  姬子越眼神复杂地盯着苏亦白,终是无奈地走出军营。不过这次他帮苏亦白松了绑,只是将门锁住。

  苏亦白蜷缩在角落,紧紧握住姬子越的外袍然后狠狠地扔了出去,“哪怕是死,我也不要你一点施舍,滚。”

  “亦白……”

  姬子越深邃的黑眸锁着他,这么多天来,他第一次听到他那么柔情的叫他。

  一瞬间,他所有的坚强都在这一刻化为了乌有。

  苏亦白眼眶发红,急忙背过身狠狠的咬住唇,掐着自己,逼着自己不心软,不念旧情。

  姬子越叹了口气道:“我会再来看你,门口那些人我会撤走。”

  “只要你在这,我会保你周全。”

  苏亦白猛然转身盯着他,恨意入骨,“我要的是我的周全么,我要的是南疆所有子民的周全,你护的住么?是谁当日兵临城下?现在又假惺惺的说这些做什么!姬子越!”

  姬子越目光发深,看了眼帘外,终究只是抿了抿薄唇冷声道:“好好休息。”

  “滚!”苏亦白恨恨地砸着墙。

  他怎么会这么傻,事到如今,还在祈求他能够有那么一丝良心在。

  他只恨自己,竟然到现在都还在否定现实。

  醒醒吧,这个人可是于你不共戴天之仇!

  姬子越说会再来,确实也来了 。

  只是他来的时候,苏亦白还在拼命拿衣服擦着自己,那一点点的痕迹却让他无比恶心。润玉般的肤早就被他擦出了血迹。

  “我给你带了新衣,没人穿过,换上吧。”姬子越黑眸如深潭一般直直注视着他,从他身上那片伤痕一点点扫过,心越发发紧。

  苏亦白没有看姬子越,低垂着头,凌乱的发遮住了他所有的神情。只是那有些颤抖的手却还是出卖了他。

  曾几何时,这个男人还是那么温柔。

  那天苏亦白亲手将防御图交给了姬子越。

  那天姬子越亲口对他说,他一定会突破所有难关和他在一起。

  然而,他等来的,却是国破山河。

  像他这样的人,又怎么会被儿女情长所困扰?

  现在又算什么?

  同情?

  苏亦白闭上眼睛,平静的问道:“姬子越,从一开始就是你设计好的是吗?从我第一次遇见你,被你所救开始?”

  苏亦白很平静,但细听起来声音中却有一丝丝的颤抖。

  虽然心底早已知道答案,那么有那么一丁点希望也好,他多想从他口中得知不一样的答案。

  姬子越盯着他,深邃的眼眸越发的深沉了。

  “妄你还曾是南疆国的太子,男人本就应重权在握,而有了这次战绩,想必我西周皇的位也是稳坐了。”姬子越背过身,话从他口中说出如同利刃一般锋利无比。

  苏亦白只是很失望,眸中的色彩慢慢消失。他用手紧紧地按住自己的胸口。

  “我问你从一开始你接近我就是早已经计划好的是不是!”

  “是。”姬子越抿了抿唇。

  果然。

  苏亦白脸色惨白,他紧紧握住拳头,只恨自己怎么就这么傻,被他骗了一次又一次。

  原来,从一开始,他就不过是他争夺权力上的一颗棋子。

  苏亦白心中最后一点期盼也都被撕得粉碎。

  “你走吧,放心,我不会逃了。”苏亦白盯着他,忽然笑了起来,“毕竟你要的皇位,我怎么会不成全你。你都踏过那么多白骨,等你利用完我,多我这一幅又如何?”

  姬子越眉头紧皱,看着他忽然有种说不出的缥缈感,仿佛下一刻就会和他天涯两隔一般。

  姬子越伸出手,忽然一个士兵闯了进来,着急道:“殿下,皇城那边请您快些回去,杨淑妃的生辰要到,皇上准备大办宴席。”

  “嗯。”

  “那这南疆太子……”

  姬子越收回手,目光深邃,“带上。”

  苏亦白看着面前闭目养神的男人,脑海中不仅浮现出当年姬子越对他许下誓言的话语。

  然而,如今得来的是什么?

  苏亦白看着窗外的满腹疮痍,顿时心如绞痛。

  一路上,苏亦白都没有同他说过一句话,车内的气氛一直格外的森寒。

  不管姬子越说什么,苏亦白都没有反抗,如同一个傀儡一般,他要让他做什么,他就去做。没有丝毫的反抗。

  姬子越长袖中的手紧握起来,他盯着他他那惨白的脸色眼底划过一丝心疼。

  “亦白。”

  “主子,你回来了。”

  姬子越才开口,身后就传来了一阵轻快的女声。寒羽嫣眼底布满了钦佩的目光,快步走到姬子越身边,在看到苏亦白的时候,那原本暧昧的眼神忽然变得狠戾。

  寒羽嫣盯着苏亦白冷冷说道:“区区一南疆太子,竟然让主子这么费心。若不是你,主子就不会 被……”

  “羽嫣!”

  姬子越忽然开口阻止道,他看向寒羽嫣神情冷漠道,“安排一席客房。”

  “主子,他不过是个阶下囚,你……”

  “听令!”

  寒羽嫣气愤的握紧手,怨毒的盯了苏亦白一眼。

  如今他都是一个亡国奴了,主子竟然还是那么重视他。

  凭什么!

  “何必假仁假义,我对你还有多少利用价值?”忽然苏亦白开口,他扯了扯嘴角,心却是一阵生疼。

  姬子越目光幽冷:“还差一点。”

  “好,我明白了。”苏亦白笑着,心却在滴血。

  他对他的利用价值还差一点么,这一点是多少他不在意。

  利用价值没有了,对于他姬子越而言,他也不过是一具皑皑白骨罢了。

  “太子陛下,淑妃娘娘的生辰宴已经开始,请您尽快过去。”

  姬子越前脚还没踏入门府,后脚一个小太监就来传话了。姬子越冷笑一声,身上战甲都还没换上就入宫了。他在外面血洒疆场,而那女人却在大摆酒宴,对于他的生死,又有多少人会在乎?

  不过也罢,他并不需要。

  “儿臣拜见父皇,淑妃娘娘。”姬子越抱拳行礼,却并没有要下跪的意思。

  姬泽成见此便有些不耐,刚想发火训斥姬子越的不礼。杨淑妃就轻轻拍了拍他的手,柔声说道:“圣上息怒,太子想必是长途跋涉累了。何况这次一举拿下南疆国,太子可是大功臣呢。”

  “收复区区一个南疆就敢如此无法无天了!”

  姬泽成冷哼一声,“随便派个人去都比他要强,区区一个南疆,竟然用了那么长时间。”

  “圣上,毕竟太子有心亲自请命。如今凯旋而归百姓们可都高歌赞颂太子呢。这是值得庆祝的事,希望圣上看在臣妾的一丝薄面上不要再发怒了。”

  杨淑妃虽笑着,看似慈祥,然而简单的几句话却是绵里藏针。她故意说姬子越的功绩,反会让西周皇更把姬子越视为眼中钉。

  “臣妾听闻太子从南疆国带回来了一个人?”

  姬子越拿着琉璃杯的手微微晃动了下,他目光森冷:“淑妃情报真快。”

  “是有一人,南疆太子。”

  姬子越话音刚落,顿时周围一阵闲言碎语,姬泽成一拍龙椅手中的酒杯朝着姬子越扔了过去,脸上更是布满了不悦,“朕要你灭国去,是要你杀得南疆片甲不留。你还敢留一人,还是南疆太子,姬子越,你好大的胆子,朕的命也敢不从!”

  “圣上息怒,息怒。”杨淑妃虽劝道,眼底却不由浮现出一抹得意的笑。

  姬子越没有说话,也没有躲闪,那破碎的酒杯弹了起来,锋利的瓷片划过他的脸颊。

  “虽是亡国太子却也是登位在即,于南疆叛逃之人多少还有些威慑。”姬子越一字一句言道,“南疆虽弱,外交历来甚好,南疆太子还在,邻国也不好多说什么。若是连他都阵亡了,届时战火连天,西周难以应对。”

  “是西周难以应对,还是你私心太重!”

  猛地姬泽成从座位上起来,抽出一个侍卫的配件直指姬子越,那明晃晃的利尖已经抵在了姬子越眉心。鲜红的血渗了出来,只要他话语不对,下一刻则是致命一击……

      后续:《半城烟雨半城殇》全文已完结,如需阅读全文,添加微信号码 ccyy1897 或直接扫描下方二维码即可获取全本资源。

个人微信.jpg

责任编辑:洗洁净
版权声明: 凡文章来源为"广新网"的稿件,均为广新网独家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必须注明来源为"广新网",并保留"广新网"的电头及链接。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
阅读延展

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