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新网 > 生活 > 文化 > 浏览文章

千帆过尽共月明最后的结局是圆满的吗:甘宁和靳子阳最后是否会在一起

2018/9/29 14:47:03 来源:互联网 作者:洗洁净 
0

 千帆过尽共月明全本在线资源

    简介:甘宁在很多年前无意伤害了靳子阳,导致了靳子阳的报复。明明相爱的二人,却因爱生恨,等到千帆过尽,两名主角能否共月明。千帆过尽共月明全本在线阅读。

         

  夜。

  雨声涛涛,雷声轰鸣。

  甘宁被人狠狠的推倒,双手更是被紧紧扼制住。

  “靳子阳,你,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不要!”

  “见到我就让你这么惊讶吗?”男人冷笑一声,俊逸的脸上一双黑眸明亮又犀利。

  鬼知道,他找了多久,才找到这该死的男人!

  他原本以为,多少他会有点愧疚之心。

  不曾想,却是如同见了鬼怪一般,对他这么的抗拒。

  靳子阳发狠的握住他,一把扼制住了他的双颊。

  “我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靳子阳边说边解自己腰间的皮带,嘴角勾起一抹残忍的弧度,“你应该比我清楚。”

  甘宁看着他眼底是一片惊恐。

  靳子阳眼底一阵痛楚,目光越发发冷,“怎么,酒醒了,就开始装糊涂了?”

  “我……可能认错人了。我立马走。”

  他的目光带着几分嘲讽,甘宁心口发紧,挣扎着。

  “走?”

  靳子阳发狠的朝着他肩上重重的咬了下去,“你以为,我会再放过你?”

  甘宁脸上充满了羞愤,想要挣扎却怎么也挣脱不了男人的束缚。

  “靳子阳,你放开我……唔。”

  他越是挣扎,男人束缚的力量变得越大。

  靳子阳紧紧抱住他,拳头却是越发缩紧了。

  三年来,自从这该死的男人背叛他离开他后,这三年来,他是如何一个人度过那艰苦的地狱的?

  这三年来,他恨透了眼前这人,也尝够了想他的滋味。

  如今,再一次遇到,又怎么会再轻易放过他!

  “靳子阳……放过我,求你了。”

  甘宁试图挣扎着,然而只能苍白的盯着墙上的时钟一点点的过去,从凌晨到天亮,他都一直未曾睡过。

  多希望这一切都是一场梦,可这滚烫的体温,熟悉的味道,无不在提醒着他,这并不是梦。

  “放过你?不要说的那么难听,甘宁,你是什么人我心知肚明。像你这样的人……不是拿了钱什么都干的出来吗?当年背叛我,做出那种事,她给了你多少钱?嗯?”

  靳子阳嘲讽的话语说的难听至极,甘宁身形一顿,细卷的睫毛遮掩了眼底的悲痛。

  当年,他并没有背叛他,他爱他爱的那么深,又怎么会做出背叛他的事?

  可是……

  他不得不走,哪怕他恨他也好,他也必须走。

  原以为一个人舔舐伤口,慢慢的就会好了。

  谁曾想,这一痛竟然就痛了三年,昨晚的公司聚会,酒会上,被迫喝的太多。看到跟他相似的人,误以为真的是他一时没忍住……

  谁曾想被他丢尽浴室冷水冷醒后,眼前的人,竟然真的是靳子阳!

  天知道,在他对视他的那瞬间,那原本以为早已经沉寂没有生气的心,竟然会再次跳动的那么厉害。

  可随之而来的却是害怕……

  他不能靠近他,不能!

  “被我说中痛楚了?呵,陪我一次,钱不少的。”

  他的沉默落在他眼中是默认,靳子阳猛地将甘宁的头转向自己。

  为什么,为什么都过去这么久他还是忘不了,这该死的男人当年对他的背叛,那么的刻骨铭心,那么的让他痛苦不堪。

  他算什么东西,敢那样玩弄他。

  明明早就说好不会再在乎,哪怕再遇到,他也只配当他权力下的游戏的玩物。

  然而……

  看到醉酒的他贴过来的时候,看到被冷水淋的发抖的他时,心,还是软了。

  他按住甘宁,深邃的眼眸布满了复杂的情绪。看着他羞愤而变红的小脸,那紧紧咬着唇的模样让他身下不由再次一紧。

  不过分开多久,只要碰到他就让他那么的无法自拔。

  “该死!”

  靳子阳低骂一声。

  忽然眼前的小人没有再动,靳子阳深黑的眼眸划过一抹狐疑。掌心忽然落下一滴液体,滚烫的灼手更灼心,靳子阳低头,眸子彻底凝固住。

  甘宁,他,哭了。

  所有的一切戛然而止,某根紧绷的弦彻底断了。

  “靳子阳,我与你在一起一直以来都是为了钱,你以为人人都像你一样变态,会喜欢一个男人!我不喜欢你,你走吧,再也不要让我看到你。”

  明明当初离开他说出这种狠心话的人是他,背叛他的人是他,他哭什么,该难过的是他好不!

  现在的一切不过是他咎由自取!

  这种人,根本不值得他心疼,也不值得他的真心!

  可那哭泣的模样,痛苦的表情却比利刃还要狠的刺中着他的心脏。

  无法言语的痛着。

  “不必在我面前演戏,对你,我早就没有感觉了。”靳子阳紧紧抿着唇,忽然说道。

  是的,早就没有感觉了。

  这种心脏发紧的感觉,并不是在乎。

  绝对不会是在乎!

  “甘宁,这辈子你都不足以还清我所有,你不是为了钱什么都能做吗?现在不是满足你吗?”他嘲讽的笑着。

  甘宁闭上了眼,泪流不止。

  他难听的话语,比他对他的误会,还要让他难受。

  他很想解释,却又无从解释。

  睁眼,是靳子阳毫不在乎的模样,他的解释,根本没有用。

  如果有用,他也不会逃了三年了。

  甘宁握紧手,忍受着他施加在他身上所有的恨意。

  也不知过了多久,身上的人起开进了浴室,再回来时,靳子阳点了支烟坐在他床边。

  他盯着窗外不停下的雨目光发深,突然问道,“我们有多久没见了?”

  甘宁抿了抿唇,多久?三年两个月零三天,他记得很清楚,从未忘记过。

  “忘了?”靳子阳冷笑一声,没等他回答又笑道,“也是,像你这种人,只怕也当我是你金主之一,又怎么会记得那么清楚。”

  不……他不是,他不是!

  等等,这句话什么意思?

  甘宁眼眸暗了暗声音有些颤抖,几乎是充满希望握紧了手:“莫不成,你一直记得?”

  他尽量控制自己,不让自己的狼狈暴露在他眼前。

  “一直记得?”靳子阳忽然大声笑着,眼底更是布满了深深的嘲讽,“多久啊?三年?五年?谁知道呢,毕竟,你对我而言也不过是个玩物,我也没那么闲去记一个不相关的人。”

  是啊……

  他怎么可能会记得。

  从昨天遇到他到现在他就没说过一句好听的话,对他只有深恶痛绝的恨。

  甘宁紧紧的抱住胳膊,指甲深入肉中,却不觉有丝毫的痛楚。

  他扯了扯唇有些想笑,却笑不出来。

  “如果我跟你解释,你会信吗?”甘宁抿了抿唇低垂着头,细长的睫毛遮掩住了他的眼。

  靳子阳身体一僵,莫不成……三年前他离开,另有苦衷?

  他盯着那床上的人,烟都不觉被他掐灭了。

  “你还有哪点配得上我的信任?”

  他不是没有给过他机会,哪怕三年前他离开后,也曾发疯的去找过他。然而得来的是什么?

  是他冷漠的不屑。

  靳子阳掏出皮夹,将几叠百元美钞重重的扔到甘宁的身上,神情漠然,“够吗?”

  甘宁肩膀抖动,靳子阳目光落在他身上,眼底带着一抹不忍,然而过去他残忍的话却不停的在耳边缠绕着,让他难受。

  “不够?待会我会让秘书再给你开个支票。”

  甘宁紧紧握住拳头再抬脸时,上面早已经泪流满面了。

  没由来的一肚子火气的靳子阳瞬间被扑灭,取而代之的是慌张。

  “我不会要你一分一毫。”甘宁起身穿上衣服,步伐有些踉跄,靳子阳伸手却被他打开,目光透着一抹倔傲,“我只当被狗咬了。”

  靳子阳停在空中的手不免握成了拳头,深邃的黑眸也陡然微眯起来,“除了钱,你还奢望从我这得到什么?!”

  甘宁身体微微一震。

  是啊,他还奢求什么?

  奢求他再跟他谈情说爱?

  甘宁仰头将眼泪都逼了回去,扯了扯嘴唇然而怎么也笑不出来,心底也是越发的难受。

  仿佛被人放在了砧板上,一刀刀凌迟着。

  紧握的拳头最终缓缓的松了下去,明明早已经在那天分手后把所有的眼泪都哭干净了。

  怎么现在还是这么不争气,就连心也会再次痛起来。

  靳子阳手按在他肩头,逼迫着他对视上他,“我问你,除了钱,你还能在我这得到什么?”

  如果……

  仅仅只是钱,他有,他能给。

  三年来他每一天都活在地狱里,如果不是用工作麻痹自己,就会忍不住去想他。

  三年了,人已经找到,然而却成了现在这般模样。

  如果仅仅能用钱解决,哪又未尝不可?

  “呵。”甘宁忽然笑了,笑的那么的让人心疼,他盯着靳子阳深吸一口气,猛地一拳打了过去,“滚,你真是一如既往的令人恶心,令人厌恶。所以我才会离开你。靳子阳,这辈子我最后悔的一件事,就是认识你。”

  靳子阳目光越发恐怖,那张俊脸更是布满了恐怖的怒火,“你再说一遍!”

  “我说,我……”

  “够了!”

  靳子阳按着心口,没有什么比他说的话还要令他感到刺痛了。

  他扶住墙,目光阴翳最后对他的留恋也被这些残忍的话全部吞噬。

  “你,迟早会来求我!”

  “记住,是你自己亲手毁了一切。”

  门被重重的带上,靳子阳毫不留情的走了。

  关上门的那瞬间,甘宁再也撑不住了。

  他捂住自己的头,蜷缩在角落抽泣着。

  是啊……

  他亲手毁了一切,可是,他不得不这样做,哪怕为了靳子阳也好,他必须要跟他保持关系。

  他的人生已经毁了,他不能再毁了靳子阳了。

  哭了一整晚,他不知道是怎么到公司的,像一个行尸走肉一般,失去了灵魂,浑浑噩噩的过了一天。

  他爱了那个人那么久,怎么可能做得到那么绝情的彻底放下。

  三年来,他无时无刻不在想着他,靳子阳这三年在做什么,他一直通过新闻关注着。

  虽然痛着,但是一想着他可以有完美的人生,他不曾后悔过。

  想着只要熬一熬,那些痛就能够熬过去了。

  却不想,他突然的出现,突然的温存,把这三年来他拼命压制的念头再次唤醒了。

  然而梦是醒了,却只剩下一场空荡的孤独了。

  “啪”地一声,一份合同甩在了他面前。

  辛雪雅趾高气扬的看着他冷冷笑着,“还知道回来 ,消失了那么久我以为你死了。”

  辛雪雅是甘宁的上司,也是曾经一个学校的人。

  她盯着甘宁冷哼道:“看你这幅丧气样,怎么,忘了这份工作是谁赏赐给你的吗?”

  “是我辛雪雅!谁让我这么善良,看在曾是一个学校的校友份上才会在三年前所有人都针对你排挤你的时候,给你一口饭吃。连同你母亲那住院的医药费都是靠我赏赐才能继续治疗活下去。”

  三年前的伤疤再次被人翻了出来,让他心底一痛。

  三年前当那个人来找他的时候,他反抗过,曾以为只要两个人深爱,什么都能克服。

  然而他却低估了靳子阳母亲的手段。

  他原本应该可以发光发热然而一夜之间被人陷害,开除,再到被行业所有人排挤。

  这些都不算什么,他都可以忍。

  然而却没有想到,重病的母亲再次病重,医院也只有一家可以接收,而他必须要钱。

  这最后一家肯接收的医院是靳子阳母亲旗下的。

  “哼,晦气样。这份合同是救公司的关键,我不是让你去参加酒会了吗?都给你安排到周公子那桌去了,你倒好人不知道去哪里把周公子给晾在那。我这可不收废物。”

  那晚他一直被灌酒,才导致会醉的那么严重,从卫生间出来的时候会看花眼以为遇到了靳子阳,却不想,命运再次把他们牵连到一起。

  甘宁抿了抿唇,声音有些沙哑:“我会解决的。”

  “解决?你要怎么解决?你当你还是当初那个天才设计师?大家争着抢着要?”辛雪雅嗤笑一声,“甘宁,你好好照照镜子看看你现在是什么模样。”

  甘宁手不免紧紧缩了起来,辛雪雅冷笑一声,姿态高昂,“也罢,这次的合同没能解决,倒也还是有个办法。别说我这个老同学不帮你,远云集团的沈公子对你有点意思你可以重操旧业……”

  辛雪雅的话还没说完忽然响起一声吱呀的开门声。

  看到来人,甘宁身体打了个寒颤。

  康海!

  怎么会是他!

  甘宁微微低头,眼底闪过一抹慌张。

  “打扰了辛总,我是靳氏集团,靳子阳少总的秘书康海,幸会。”康海扫了两人一眼,最后目光若有深意的放在甘宁身上。

  “你来做什么?我可没……”辛雪雅张了张嘴。

  “甘经理走的匆忙,给了我们靳总一份合同,这不忘了拿走,我这是受靳总所托给传话的,接下来的签约需要甘经理亲自去一趟了。”

  靳氏是这个市最大的一家集团,能够有靳氏的帮助,辛雪雅的公司会立马好转。

  但是为何是冲着甘宁来的!

  “靳子阳为什么会帮你?”辛雪雅盯着甘宁,声音发冷。

  甘宁手缩紧紧紧抿着唇,他也没有想到靳子阳竟然会帮他。

  那晚他确实是为了签合同而去,他需要手术费,所以明知道是辛雪雅联手别人故意想要给他难看,他还是去了。

  却不想早早就被灌醉,再后来,合同的事也忘了,等他再想起时,合同早已没了,原来是在靳子阳那……

  “看样子,你们是不打算签了,那我回去回话了。”康海笑了一声。

  “等等。”

  辛雪雅脸色难看,她握紧拳头,瞥了甘宁一眼。

  若不是现在情况危急,她绝对不会让他们再有重聚之时。

  “把事情处理好了回来,不要做一些多余的事。”

  靳家,她得罪不起。

  三年前收留甘宁也是受那位所令,那位想要甘宁被人监控着不见靳子阳,而她就是那位最好的报道者。

  凭什么,他甘宁,究竟有哪一点好,值得他靳子阳日思夜想的放不下!

  辛雪雅眼底划过一抹毒辣的狠戾,盯着那两个离去的背影,忽的扬起一抹阴森的冷笑……

       后续:《千帆过尽共月明》全文已完结,如需阅读全文,添加微信号码 ccyy1897 或直接扫描下方二维码即可获取全本资源。

个人微信.jpg

责任编辑:洗洁净
版权声明: 凡文章来源为"广新网"的稿件,均为广新网独家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必须注明来源为"广新网",并保留"广新网"的电头及链接。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
阅读延展

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