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新网 > 生活 > 文化 > 浏览文章

光阴不负,爱恋不舍全本下载 顾云风和容辰的故事

2018/8/21 20:01:14 来源:互联网 作者:洗洁净 
0

光阴不负,爱恋不舍全本资源

          光阴不负,爱恋不舍在线阅读,最近很多人在求光阴不负,爱恋不舍,下面是正文内容。

http://web.fazineixin.cn/files/article/image/13/13958/13958s.jpg

       正文:南山墓园。
  顾云风一身黑色的风衣,站在这绵绵的细雨中,面无表情的盯着眼前的墓碑,单薄瘦削的身体仿佛下一秒就要倒地。
  “顾云风,你怎么不和你爸爸一样去死,你们都死了,我就清净了。”母亲电话里的恶毒言语不断的在他的脑海里回荡,一遍又一遍的凌迟着顾云风。
  他看着墓碑上斯文儒雅的父亲,那双沉静的眸子掀起波澜,最后一拳头狠狠的砸在了墓碑上。
  他恨。
  为什么父亲是喜欢男人,他也是喜欢男人。
  可顾云风知道,这一切都不过是自欺欺人,就算父亲不是喜欢男人,他也会奋不顾身的喜欢上容辰。
  所以这不是遗传。
  一想到容辰,他心口的痛是丝丝密密的传到身体的四肢百骸。
  顾云风咬着唇,隐忍着这种蚀骨的痛,直到麻木,脸色恢复平静。
  他下山的时候雨越来越大了,噼里啪啦的雨点打在车子的挡风玻璃上,视线混沌。
  陡然间,他心里窜出了一个可怕而又疯狂的念头。
  母亲的话再一次的涌了上来。
  如果死了可以解脱的话,那便死了。
  可就在他重重的踩下油门的时候,脑子里面闪现过容辰的话,“顾云风,我最讨厌别人威胁我,所以苦肉计,对我没用!”
  就算他死了,容辰也不知道。
  所以没用的。
  瞬间,他泪如雨下,猛的踩下了刹车,但还是和前面的车子追尾了。
  猛烈的撞击叫他脑子空白了几秒,等清醒过来的时候一个中年妇女已经站在了车窗外。
  顾云风一下车,对方就狠狠的抽了她一巴掌,紧接着各种不堪入耳的话落入耳中。
  他脸上的泪混杂着雨水叫人看不真切,目光一如既往的死气沉沉。
  就在女人那喋喋不休的话快要撑破他耳膜的时候,他抬起头,木然的开口,“要多少钱?”
  女人明显一愣,随后颐指气使的说,“两万!”
  顾云风虽然像阴沟里的老鼠一样活着,但两万块还是有的,他折回身从车里翻出钱包,拿了两沓现金。
  他伸手,女人却像看神经病一样的看着他。
  “容总,您稍等,我拿伞……”
  几乎是条件反射,他转头去望……结果在不足五米之外看到了容辰。
  顾云风手指一颤,掌中的指尖的现金啪嗒掉在了雨水里,他浑然不知,像傻了一样的看着容辰。
  他衣着精致,气质卓然,就算在大雨中也丝毫难掩他浑身散发的强大气场。
  只不过他看着顾云风的眼神,陌生,厌恶,甚至还有几分嫌弃,这眼神和十年前如出一辙,叫顾云风遍体生寒。
  十年前,容辰根本就不喜欢自己吧,那唯一一次的恩爱,还是他给容辰下了药。
  他厌恶他,理所当然。
  顾云风浑身都在发抖,生怕容辰说出什么扎心的话,尤其当他一步步的逼近他的时候。
  但容辰只是捡起了地上沾满了泥水的钱,扔到那个中年妇女的手中,冷冷的开口,“滚!”
  顾云风垂眸扫了他一眼,嘴唇翕动,堪堪说了一句“谢谢!”
  但容辰只在他红肿破皮的唇上一扫,嘲弄出声,“看来,这些年你卖了不少钱。”
  直到看到容辰渐渐模糊的,顾云风才明白容辰话里的意思,他无声的开口,“我不是卖的。”
  但没人能够听见他的声音。
  这天晚上,顾云风辗转反侧,脑子里面都是容辰,好不容易沉沉睡去,却在梦里和容辰纠缠上了。
  “顾云风,说爱我!”
  “告诉我!”
  他深沉冷冽的声音裹着性感,顾云风没控制住,喊了一句“容辰,我爱你”。
  但下一秒,容辰推开了他,居高临下,厌恶的开口,“滚!”
  身体陡然失重,后脑勺传来一阵钝痛,顾云风在水深火热中惊醒。
  漆黑的房间里掺杂着丝丝清冷的月光,身上难受的要命。
  顾云风厌恶自己这样的身体,尤其想到白日里容辰看他的那种眼神。
  时隔十年,他们的重逢是如此的猝不及防,却又是如此的血淋淋。
  他心里烦躁,胡乱的擦了一下身体,裹着睡衣去了阳台,点了一根烟,腥红的火光明明灭灭,叫人看不穿他脸上的落寞。
  两根烟之后,顾云风转身,身体却陡然一僵。
  他的母亲何汝嫣一脸厌恶的盯着他。
  “你是不是神经病又犯了,明天去给我相亲!”
  顾云风连辩驳的机会都没有,何汝嫣早已经给他安排好了一切。
  隔天,下班后。
  他如约到了餐厅,刚一坐下,他就对对面的姑娘说,“非常抱歉,我喜欢男人!”
  对面的姑娘愣了几秒钟,一杯柠檬水呼啦一下泼在了他的脸上。
  “神经病!”
  对方扬长而去,顾云风在个路人的打量中面不改色的走出了餐厅。
  这种视线,他早已经视若无睹了。
  可偏偏,就在餐厅的外面,容辰的臂弯里挂着一个女人,款款而来。
  在他们没有发现他之前,顾云风匆匆一瞥,落荒而逃。
  直到车子启动,顾云风剧烈的心跳还未平复,那种伴随着心痛的感觉无处遁形,他脑子一片混沌,开着车子去了钙吧。
  脱掉了外套,露出精致的锁骨,甫一进去,不少人的视线就落在了他的身上。
  顾云风浑身不知,一杯杯的给自己灌着酒。
  他酒量浅,五杯洋酒下肚,整个人都云里雾里的,嘴里喃喃的喊着“容辰……容辰……”
  容辰和好友刚走进钙吧,就看到了倒在吧台上的顾云风,旁边一个色眯眯的男人正靠在他旁边。
  那露出的一节细腰在昏暗的灯光下居然有些刺眼。
  几乎是没有任何犹豫的,容辰大步走到了吧台,将顾云风拽了起来。
  顾云风睁开迷离的双眼,在看到近在咫尺的容辰时,微微一愣,随后又笑又哭的捧着他的脸庞,一边哭着说,“容辰……容辰……我好想你啊……”
  容辰看着顾云风这副模样,推开他的手微微一顿,脸色讳莫如深。
  几秒钟挣扎之后,他带着顾云风去了钙吧旁边的酒店。
  房门一关上,容辰就将他丢到地上,带着夺取的目光,一步步逼近。
  顾云风身体很疼,但心里更痛。
  他呜咽着求饶,“容辰,我疼……”
  “顾云风,疼了……你才能记住,不是吗?”
  这一晚,顾云风宛若窒息在了水里……
  顾云风一直到第二天下午才醒来,他浑身酸疼。
  其实,起初他还有几分醉意,但后面,在容辰的折腾下,他早都醒了。
  想到这里,顾云风苦笑了一声,装醉比清醒更能叫他不要脸,不要尊严。
  可如果不装醉,他要如何面对容辰。
  他有点发烧,但想到一个小时候还有一节课,顾云风便直接赶去了学校。
  短短的一节课,他两腿发颤,脑门直冒虚汗。
  等到下课铃声响起,他才如释重负的扶着桌子松了一口气。
  但在他走到校门口时,被一个戴着眼镜的男人拦住了。
  “顾老师,您好,我是容总的助理鱼然。”
  “容辰?”
  鱼然点头。
  “顾老师,这是容总让我转交给您的一份合同,您过目!”
  顾云风狐疑的接了过来,但在看到合同封面的几个大字时,错愕的看向鱼然。
  “这是什么意思?”
  “就是您想的那个意思,容总说你可以拒绝。”鱼然彬彬有礼道。
  包养……容辰居然要包养他!
  这对顾云风而言,就是一种侮辱,也是对他们曾经关系的一种否定。
  他不愿意。
  “我要见容辰!”
  “抱歉,在您没有签署这份合同之前,容总不会和您见面的。”
  之后的一个礼拜,顾云风没有见过容辰,而他的助理都没有出现过。
  他没有容辰的号码,自然联系不到人。
  顾云风拒绝包养的决心已经不如最开始坚决,就算是包养,每天也能见到容辰。
  那次和容辰的意外,像是打开了心里的某个开关一样,每当夜深人静的时候,那一颗无处着落的心,就像陷入了虚无的黑暗,要将他吞没。
  但容辰不见他,他自然也见不到。
  四月底,顾云风下课的时候,他被系主任喊道了办公室。
  “云风啊,瑰丽文化那边要出版一本古籍精选,要你做他们的顾问,我已经答应了!”
  主任怕顾云风不答应,接着道,“对方给出的条件也很丰厚,还赞助了我们新图书馆的修建。”
  “主任,这个我恐怕不能胜任……”文学院有专门研究古籍的老教授,比起他们,顾云风只懂皮毛。
  而且他总觉得主任的眼神怪怪的,总有一种不安的感觉。
  “云风啊,我们学校收了对方的赞助费,不可能还回去啊!”
  主任明显是要逼着顾云风答应了。
  顾云风的脑子里却突然闪过容辰的脸以及那个荒唐的包养要求,镇定了一下心神,“主任,我能跟瑰丽那边的负责人联系一下吗?”
  主任倒没有犹豫,直接给了对方负责人的号码。
  通过和瑰丽的沟通,顾云风确认了对方和容辰没有任何的关系。
  劳务合同和保密协议都是在主任的办公室签的,当时主任要赶去开会,顾云风潦潦翻了几下,就签了字。
  顾云风离开后,要去“开会”的主人慌慌忙的抹了一把额上的细汗,拨通了一个号码,“容总,已经妥了!”
  那份合同主任都没看过,因为容总特意要求过,所以主任只是单方面的相信了容辰想要帮助老同学的心意。
  或许是空闲的时间忙碌了下来,身体的那种空虚感被压了下去。
  这本古籍精选所涉及的内容十分之广泛,顾云风和瑰丽那边反复交涉,于六月底交稿。
  这天下午他睡了一个长长的午觉,被剧烈的敲门声震醒的时候,他还有些不真实。
  趿着拖鞋去开门,顾云风看到了门外站着的容辰。
  一下子,他所有的瞌睡都清醒了。
  “你……你……你怎么来了?”
  容辰具有侵略性的目光在顾云风身上划过。
  他一把拂开顾云风握着门把手的手腕,大步走到了小客厅。
  这房子是一室一厅,是顾云风在大学城给自己买的小蜗居,本来不觉得逼仄,可容辰一进来,顿时觉得压抑。
  他意味不明的盯着容辰的后背。
  但下一秒,容辰鹰隼般的眸子望了过来,直扫他笔直的双腿。
  顾云风这里没有别人来过,现在天气炎热,他都是穿得很清凉,陡然看去,就像是只穿了一件t恤。
  他被容辰那直接的眸子盯得面色发烫,窘迫的往卧室冲去。
  但他人还没有走过去,就被容辰一把拽在了手腕。
  他天生皮肤白,少年时期又是养尊处优的小少爷,就算后来颠沛流离,父亲给他留下的遗产也足以他生活优渥,所以那双低眉顺眼的模样里仍然有几分少年的鲜活。
  十年了,他还是这么的傻,容辰想。
  可就是这份傻,眼睛里的懵懂和无辜,叫他心里怜惜。
  容辰的眼神太吓人,仿佛要把顾云风吞下去一般。
  顾云风小幅度的挣扎了一下,然后怯怯的喊了一声“容辰……”


后续:《光阴不负,爱恋不舍》全文已完结,如需阅读全文,关注微信公众号“条漫公子”或直接扫描下方二维码并回复书名《光阴不负,爱恋不舍即可获取全本资源。

条漫公子.jpg

责任编辑:洗洁净
版权声明: 凡文章来源为"广新网"的稿件,均为广新网独家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必须注明来源为"广新网",并保留"广新网"的电头及链接。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
阅读延展

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