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新网 > 教育 > 浏览文章

少年梅西之烦恼:成长环境对未来成功的影响被低估了

2018-6-27 11:46:10 来源:互联网 作者:雷晓宇 
0

文 | 雷晓宇

资深媒体人、前《创业家》副主编

由少年商学院新媒体部编辑整理

学院君说:曾有研究表明,童年的父爱,决定孩子的一生。即使如梅西这样的足球巨星,依然值得思考的一个话题是:他从小的家庭教育和成长环境,对后天的突破,特别是命运之关键挑战前如何突破心魔,影响到底有多大?是的,足球永远是足球,而生活有生活的命运。

今天凌晨的世界杯小组赛中,阿根廷对战尼日利亚,阿根廷险胜晋级。之前由于阿根廷的表现令人所望,所以作为主力的梅西,这个拿过四座欧洲金靴奖,五度加冕金球奖的史上最佳球员身上背负的压力可想而知。当外界都在以晋级与否的成败论英雄的时候,我们将目光投身他的少年时。

一直到前几天,梅西还在讲“拿不到世界杯就不退役”这样的话。

天知道,这话是在骗别人,还是在骗自己。这次世界杯,他站在球场上,经常给人一种“皇帝的新衣”之感。人人都说他在那儿,可你定睛一看,怎么都找不到他。可是人们仍然在说,你看,那就是梅西,一个不是天生强大但是天生要强的人啊,你看,他就在那里啊。

真要命,可他到底在哪里啊?

梅西经常对外界期待表现出半推半就,甚至是顺从和趋附。一旦表现不如预期,又会有一种破罐破摔的孤愤之意。这个时候,大家就会觉得,这个伟大球星的抗压能力太差了,尤其不能和C罗相比。

但只要细想一下就会知道,梅西今日的处境,不过是他童年成长模式的缩影和对照。永远不要忘了,他是一个有侏儒症生理缺陷的男孩。一个人的生理问题,会怎样投射在他的心理层面。

5岁开始踢球,天生要强

1987年6月24日,梅西出生于罗萨里奥,在梅西手上的出生卡上写着:3公斤,47厘米。

这时还不知道他将来会被确诊为侏儒症的父亲豪尔赫,一心望子成龙,从梅西5岁开始就教他踢球。而他的足球生涯也就此开始。

小时候的梅西挑食。他最喜欢吃的永远是一种铺上面包屑、涂上蕃茄酱和奶酪的厚牛肉片。他母亲一周会有几天为他做这个,其他时间他就很少吃饭。

罗萨里奥青年队教练卡洛斯·马可尼发现,梅西还爱吃一种巧克力曲奇,他们约好了:进一个球给一块曲奇。问题是,梅西通常都是每场进四五个球,于是可尼不得不增加难度。

梅西脚下带球的时候,是场上最好的球员,但比其他所有人都矮一大截。为了激励他,马可尼采取新的奖励办法:梅西每进一个头球,就给两块曲奇。

之后那场比赛,梅西带球盘过了对方整支球队,包括守门员,然后在门线前停下来,用脚把球勾到空中再用头顶进空门。梅西望向看台上的马可尼,微笑着举起了两个手指。

从技术角度来说,梅西最强的武器是他能将球牢牢地粘着在左脚上,还可以从静止的瞬间提到最高速。

噩耗来临,却未曾退步

11岁的时候,罗萨里奥的一名医生发现梅西得了病,由于体内生长激素分泌出现问题,梅西生长发育相当迟缓,身高几乎停滞不长。

父母发现梅西的病情,带他去见老家俱乐部主席,希望能够得到免费的治疗。这是高昂的费用,主席拒绝了。父母不甘心,提醒说,你看我们家孩子可是个足球天才啊!主席笑了,说,你看看我们这里的孩子,阿根廷到处都是足球天才。

不确定这番对话年幼的梅西是否听到,是否记下。但这就是他懂事以来就要面对的残酷事实——他必须表现得比一般的天才还要天才很多,才能够得到治疗的机会。

机会这样东西,对于其他小孩来说,得到了,就可能飞黄腾达,得不到,就去过普通人的日子。但是对于梅西来说,得到了,就可能做个正常人,得不到,就必将终生是个矮小的残疾人。

恐惧和预期如影随形

当然,梅西很争气。从6岁到19岁,从阿根廷到巴塞罗那,他一直超额证明自己的天赋。但在他的模式里面,成功一直是和恐惧联系在一起的。这种恐惧,不是踢输了比赛的恐惧,而是悬崖边行走的恐惧。

就像在巴萨一开始的那几年,每过几个月,俱乐部就要对他进行测试,看看他的足球能力进步如何,如果未如预期,可能就要遣返回国,并且停止医疗赞助。

预期和恐惧,恐惧和预期。这是梅西足球生涯挥之不去的二重奏。慢慢地,他开始学着隐藏恐惧,并且迎合预期。因为这让他看起来更加像个正常的、稳定的、能够托付的小伙子,而不是一个可能随时打道回府的病人。

逆境中,家里给了他最大的帮助

在巴萨,有很多次,他曾经在场上踢球时呕吐,还把药片藏在球袜里偷偷服用。很多人怀疑,他的病情只是得到了控制,但从未真正痊愈。当然了,梅西和他的团队从来没有承认过。因为扮演一个强大的甚至无所不能的梅西,会让他感到更加安全。

你可能还不知道,刚到巴萨那段时间,小梅西非常难熬。比同龄队友矮很多,令梅西感到有些自卑。他总是在训练完后跟父亲倾诉,他从不和其他人讲话, 总是低着头。尽管巴萨少年队里,还有一些从阿根廷过去的校友。

多少年后,梅西还能清晰回忆起第一次走进巴萨更衣室的情景,在更衣室里,站在一堆从未见过的男孩中间,梅西既害羞又紧张,他问管理员,是否可以不在更衣室换衣,而去他父亲那里换好衣服再回来。管理员告诉梅西:“不行,这些都是你未来的伙伴。”

(梅西的父亲)

在最艰难的时候,父亲曾问梅西,如果不愿意继续留在巴萨,那就回阿根廷,但为了自己的前途,梅西选择留下。自卑和焦虑,伴随梅西度过了在巴萨的前两年,只有在穿上球鞋,走上球场的时候,梅西才是自信的。

与危机中的阿根廷比起来,巴塞罗那的确是生活的天堂。但在出发前梅西父亲就告诉梅西,他们去西班牙不是为了改善生活,也不是为了治病,而是为梅西找到一个成功的机会。很可能运气不好,或者找不到,但是必须去找。

梅西后来曾说过“我的一切都属于我的家庭。”

正如梅西回忆起童年的时光,“每天清晨爸爸醒来之后,他总是给我制造一些意外的惊喜,一些小礼物,有时候是领结,衣服或者电动剃须刀,那些礼物我都觉得非常有品位,非常棒。

有时候妈妈也在场,因为妈妈会经常帮助爸爸为我们选购礼物,那段童年的时光我永远都不会忘记。”

足球永远是足球,而生活有生活的命运

这一次,预期—恐惧模式摩擦到了最顶点,弹簧即将失去弹力。但是,这也是梅西完成救赎最好的机会。当他站在阿根廷对尼日利亚的球场上,他好像回到了20多年前,好像就是那个被球会主席揶揄的小男孩。如果他够好,就给治,如果他不够好,就打发回家。

这有点像催眠治疗的体验场景。如果他忘掉胜负,忘掉阿根廷,忘掉世界杯,忘掉能不能治病,忘掉会不会回家,只是记住足球本身,一场游戏本身……拿下这一场,等于在催眠中重回记忆现场,得到的疗愈效果将会是永久和稳定的。

世界上的事情往往没有这么容易,球场变化无常,不一定都是Happy ending。足球永远是足球,而生活有生活的命运。还好,梅西做到了,阿根廷出线了。少年梅西之烦恼未必能够消遁,但至少暂时不会如影随形了。

责任编辑:admin
版权声明: 凡文章来源为"广新网"的稿件,均为广新网独家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必须注明来源为"广新网",并保留"广新网"的电头及链接。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
阅读延展

精彩